骑兵行过草原,塞上倚马千言。

【燕卢】心


卢天佑年少的时光沉溺于蜜罐里。

因而当他清晰认知到如今的现实只能编织出无望的未来时,他隐约觉着过去不过是一场旖旎之梦。

棚外是风和雪,雪沫在地面闪着微光。寒风顺着缝隙钻进墙壁,嗡嗡作响,带着仿佛无数的针钻进骨头缝般的疼痛。

破烂不堪的棚屋里,昏黄的油灯光亮给予男人稍稍的慰藉。 
 
每晚每晚,他都会坐在床边,顺着小臂向下握住对方的手,再拥入自己怀中,企图达到安慰的目的。 

“没必要这么伤心的,少爷。”

于是他接着抚摸对方散开的头发——尽管看上去不伦不类,但他并未停止。然后拭去对方眼角的泪水。

 
脑中混乱的记忆碎成一盘散沙,过往幸福与战栗都化作泥水溅落脚下。因而令男人所心疼的他的少爷便被这不安感驱使重复着每一天。 
 
燕青总记得。往往一觉过后,对方再度睁开双眼,难得建立的熟悉再度被一无所知的胆怯眼神所代替。 
常常对方总在夜深时拥进他怀里,怕是他的存在是脑中的臆症而哭泣不已。 

如此反复。

相同一天的反复。 

日日夜夜,每天每天,永无止境。

已经不必再勉励他的小少爷。

已经……没了必要。 
 
“今天我也会陪你入眠的,我不会走,所以不要哭得那么伤心。” 
“嗯…”对方咳嗽几声,略带含糊的问到“今天也是吗?……可我已经忘了上次是什么时候。” 
“嗯。我昨天、今天、明天,每天一直。都在你身边。” 
 
少爷疲倦时依偎着他就好了。 
直至他的终焉……接着悄无声息的死去。 
 
“我一直想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温柔。” 
“因为少爷很重要,我答应过要给少爷幸福的。” 

燕青语至,余光看向窗外,不知何时已然天光乍破。朝阳不久后便会升起,露水在窗外阔叶上散发针芒般的寒光。

“我很重要?” 
“对,很重要。因为我爱你。” 

听闻燕青回答,男人只是将头更深的埋下,将手轻轻压在自己胸口。

“好高兴…听到这里我很高兴。这样说的话,就是我也,爱着你吧?” 

“说不定是这样。”

After you read

根据之前卢导所说的,卢少设定为“家道中落的贵公子”。

因而不禁猜测在突逢变故后那一段时期里少爷的生活,落魄、无助,或许对那段时期是最为真切的形容。

而自少爷幼年便开始陪伴他的燕青,对当时的少爷无疑是彼此慰藉的精神寄托。之前攻略女王蜂时,见过一位姑娘所写感言:“ 开始只觉得仇恨,后来才觉得是守护。开始只觉得绝望,后来才觉得是爱。”

因而我觉得,当时二人(一人一灵)的生活亦如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寻求微乎及微的光芒。纵然睁大双眼,也只能唯恐倏忽即逝的微光蓦然消散。

直到某一天来临,青黛天空的尽头迎来霞光微露。

*关于幼年期的燕卢,卢导说可以尽情脑补小少爷被燕青陪同喂小猫咪的画面。由此脑中隐隐有了一个梗(笑

卢天佑年幼时一直觉得薯片是奢侈品。

家人对他饮食的严格管理,导致他鲜少能拥有一袋妙脆角呀土豆可比克。

难得得到一袋后,他总是悄悄藏起来。放在枕头边的抱枕里。

那袋薯片的寿命便会延直到燕青出现。

“呐,燕青,我有一袋薯片了,一起吃一起吃?”

 最后,感谢阅读!

评论(4)
热度(31)
© 小憩寒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