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行过草原,塞上倚马千言。

【跳骨】情笺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在跳跳一家身为人类时发生的故事,设定人类时兄妹三人眸色为褐。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使用“跳跳”这个人称,ooc慎

跳跳弟弟在榻榻米上稍稍动了动,尔后懒洋洋地睁开双目。

他赤足而立,一时惊动空气中的灰尘与被褥上细碎毛绒随之飞扬跋扈。清晨的一缕光线从门帘缝隙中透入,将整个房间晕染上一层亮色。馥郁的香气在晴空中荡漾,透过那些缝隙溜进他的鼻尖。庭院中古树枝条巨臂般伸展,在檐角上交错成浓密繁荫。他整理好衣襟便匆匆走向书房——哥哥被父亲带着出门已有一月之久,他得给哥哥写一封信。

走过妹妹的卧房时,跳跳弟弟拉开门瞧了瞧。花蜜般的发丝缀与枕间,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缩在被子里睡得正香。

紧接着,他从书格中抽出一张厚实的信纸,正坐下后用镇尺将纸张上细小的纹路扶平,之后将毛笔在墨水里蘸了蘸,这连贯而流畅的一系列动作在落笔时戛然而止。

在他之前短暂人生中,曾因一手工整秀丽的毛笔字而为父母代笔过一些问安信,那些问安用语中华丽辞藻早已烂熟于心,然而如今他却踌躇满志又犹豫不定。

“兄长样”

“拝启,近来天气渐渐转凉,但愿你身体无恙。”

他必须快些写完。跳跳弟弟内心催促自己。

这时是他逮住的一个写信好机会,妹妹还卧在被窝中做着香甜美梦,雇佣来打扫庭院的工人还在来的路上,无人会注意到他偷偷溜进书房开始写信,也不会站在他身后用着或是赞许或是淘气的目光看着他一笔一划写信的内容——这种行为往往让跳跳弟弟感到难堪。

“没事儿的。”跳跳弟弟这样宽慰道,他垂下眼帘望向纸页。

“快点儿下笔。”他拍怕自己脸颊。

跳跳弟弟依稀记得他第一次写信时——他在新年里准备好五颜六色的贺卡,尔后用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写上给予附近好朋友们的贺词。

当时的他左思右想,却难以憋出一个字。愁眉时恰巧被他的哥哥看见,少年将头凑进他的臂弯后一声轻轻噗笑让他分不清是嘲笑还是无奈。

跳跳弟弟只记得少年金色的发丝反映着阳光,发梢厮磨着他的脸颊发痒。之后哥哥便会搂住他的腰杆如母鸡拧小鸡崽般向外走去,带着他去庭院透透气。

“最近感觉气力大了不少,要不要试试被举高高呐弟弟?”

因而男孩一直记得因为没有准确接住落下来的他时,哥哥那棕色的、带着些惊慌的眼神。但平静下来后那双眼眸又是怎般灵动, 配合爽朗的笑颜,常使跳跳弟弟想起轻快于林间的麋鹿。

跳跳弟弟凭借记忆中那些固有格式在一旁薄纸上打好草稿,尔后默读了一边。

接着将毛笔探入墨缸波起涟漪,打算誊写。

但随即他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他不想用那些空洞无趣的华丽辞藻去糊弄他的哥哥。

这封信并非寄给长辈,也无关公务其他,推上一些空洞无序的问安文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跳跳弟弟想。

如果哥哥受了什么伤,他可以用草药和绷带替他包扎好。如果哥哥想学着做苹果糖,他也可以立即去烧上一罐糖浆。如果哥哥在同龄友人那儿闯了祸,他也可以拽着哥哥带着妹妹一起上门道歉。

他想念那双眼眸,成长期少年身体日益抽条,以至于他需要踮踮脚才得以直视。他亦想念少年带着幼妹嘻闹时,偶尔贴近他,他所嗅到的淡淡香气。

——那是比起“想念”,用“思念”更为恰当的感情。

跳跳弟弟拍拍脑袋集中精力,重新盯着那张信纸。那到底该如何表达思念呢?

“兄长样”

落笔后,跳跳弟弟直起脊梁,左右瞧了瞧效果。

他开始庆幸自己苦苦练出的毛笔字在这时没给他掉链子,他满意地点点头,接下来要写什么呢…他想着,伏下身子,咬咬嘴唇继续写了下去。

“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请务必快些回来。”

这些话毫无修饰,也难以作为一封信寄出去。但跳跳弟弟反而心头释然——

他将信纸叠好放进衣襟里,尔后将笔墨纸规摆回原位,扣上书房门锁,悄悄走了出去。

Fin.

评论(3)
热度(68)
© 小憩寒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