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行过草原,塞上倚马千言。

【跳骨】焦羽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当跳跳弟弟意识到自己此刻正要紧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他正呆坐在庭院台阶上。他挪了一挪那双笨重的木屐,鞋底下一小滩积水衬得地板肮脏而黏稠。番茄犬顶着湿腻的毛发栖息在离他一肩宽的麦草堆里,它发出呜呜的鼻音向接近跳跳弟弟,但眼神中充斥着不安与疑虑。

父母身首异处,跳跳哥哥连夜将他与妹妹带离曾经居住的家——那里现在已经变作一栋破败的空宅,几乎是逃般,兄妹三人住进了这座破庙。

刚开始的每一日,跳跳妹妹总会问上几句关于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安家、关于父母的去向,这时跳跳哥哥便会举起妹妹转上三圈,编一些他从话本里学到的稀奇话:“父母租船去遨游七洋去了,要锻炼我们独自生存找苹果糖吃的能力。”尔后便背起妹妹去山中逗逗鸟雀、摘摘苹果、四处闯祸。

跳跳弟弟常想,他若是摆出一副苦脸去深究他们如今变作僵尸的原因,是否也会被大哥给予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被举高高再带出去闯祸——但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且不说他需要每天操心去找在荒山里迷路的大哥小妹、把大哥不小心掉下去的坑填平、用小网捞大哥掉进水中下落不明的木屐等,这些让身为僵尸的他关节囖囖响的事儿,大哥焦羽色发丝下那弯鱼尾里暗藏的苦涩亦着实让跳跳弟弟心疼。

但当他每次弥补完闯祸的代价、将大哥身上跌打摔伤的伤口包扎好后,开始责怪大哥带着妹妹瞎闹时,跳跳哥哥总会傻笑着从背篓里掏出苹果——那上面糊着分布不均的糖浆。

“吃苹果糖吗弟弟?哥哥亲手涂的糖浆喔。”

说完这句话的跳跳哥哥将比他矮一个头的僵尸少年的身体紧紧、紧紧地搂在自己怀里,这力度甚至使得跳跳弟弟能感受到自己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就像他一直忧虑着的他们三人摇摇欲坠而前路渺茫的未来一样。

这拥抱的时间令跳跳弟弟感到漫长,就好像一切都因为他胸口那并不存在的剧烈抖动而停止。

“大哥要带弟弟你和妹妹一起生活下去。”跳跳弟弟抬头的时候,恰巧与跳跳哥哥红色的眼睛对视。或者应该说,是跳跳哥哥一直等着他抬头。

焦羽色发丝下红色瞳孔像是神奇的宝石。透露令僵尸少年心动的温暖而治愈的魔力。那是一双令他羡慕的天然而纯粹的眼瞳。

“到时候吃更多好吃的苹果糖。”跳跳弟弟咂咂嘴撇开视线,顺着跳跳哥哥的思维继续说下去。

“到时候涂满不同的糖浆后,第一个拿给弟弟吃。”

跳跳弟弟脑中回顾着所见,那丝毫不加掩饰的依恋与让人几乎溃堤的温暖,令他自动忽略了大哥将他当做苹果糖奇怪口味试毒者的事实。

“即使深究这一切的起因也毫无用处,我们兄妹三人还在一起就好了。”之后,跳跳弟弟支者额头想着。他觉着,以大哥天然而护短的性子,于他面前发泄烦恼,无非是大哥哥使劲浑身解数来逗趣他与妹妹的行为尝到失败而已。

令谁也没想到的是,与他们在灯会走散,而逃过跳跳家中巨变的小犬番茄居然凭借他们离开的气味寻了回来。这座荒山破庙之于跳跳一家昔日住宅,少说也得赶一昼夜的路程,番茄回来对兄妹三人而言无疑是莫大惊喜。

跳跳妹妹很开心的抱起番茄继续撸番茄的毛——即使番茄那因为灰尘与雨水而脏兮兮的污垢糊脏了跳跳妹妹的衣襟。

但番茄眼里那份不安的小幅挣扎终究暴露了他们关系将不再复从前。

他们兄妹三人早已堕出轮回,再无与番茄共处同一个轮回当中的可能。

因而在某一天青黛色还充斥天空色板的时候。趁着跳跳妹妹还在梦乡,跳跳弟弟自行请缨,他领着番茄,以及用背篓背着大哥给他偷偷塞进去的数十个苹果蹦跳着下了山。

“番茄。”跳跳弟弟轻声唤着。他睡眼惺忪地歪歪头,走出山腰不过数十米便迎接了破晓清晨,清晨的日光像温软的流水一样破突破黛流泻进来,一下子将他完全泼醒了——

“我送你去下山脚去小村子后,便拐一些糖浆教哥哥做苹果糖好了。”

他喃喃道。

tbc.

评论(6)
热度(66)
© 小憩寒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