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行过草原,塞上倚马千言。

放弃有张好看的脸

抹杀拥有才艺的可能

妄图讨好、牺牲、阿谀奉承

沉迷于虚假的情谊

人若不爱自己

是一生悲哀的开始

【陈歌x许音】非凡饮品

  |吸血鬼歌x人类音|


  九江商圈边儿有一家火锅店,位置不错,食客也多,属特色店铺之一。这家最出名的就是锅底,红油煮上一大把鸭肠毛肚千层肚,煮多久都不会变色,一直保持着原本的浓郁鲜味。

  这都和陈歌无关。

  中了贪食血咒的血族无法进食人类食物,除非想不开想要体验一把上吐下泻生不如死。他只能眼睁睁的瞧着对面坐的小青年大快朵颐,风卷残云。

  

  “你胃口可真好。”陈歌出言揶揄道。

  “是啊,真美味呢。”

  许音停下手中碗筷,偷偷瞅了他一眼,嘴角微弯,极力藏住的得意还是刺了陈歌的眼。

  他心说那可不是嘛。在那滚滚的红油锅中捞起热腾腾的美食,往辣子碟上沾点蘸水,配...

【陈歌x许音】未成年人关于烟的妄想

给你一支被标记的烟。它必然炽热而滚烫。

看着你将它含在嘴里,烟蒂烧灼溢开的芽酒在唇边停滞,柔荑轻起,早已让我沉醉。


  |少年歌x青年音|

  阅读注:“很久很久以前”系列故事,当他们都是人类的时候。

  

  00.

  当陈歌还在念中学时,他学校不远处就是九江国贸商城。

  商城大楼都是那样的——明面儿上光鲜亮丽,手扶电梯随处可见,无数出口也是气派得不行。但其中的员工通道交错繁杂,灰暗而人烟稀薄,角落堆放着消毒味儿刺鼻的清洁工具,像是树果被剥开光鲜亮丽的壳儿。

  陈歌机缘巧合,穿梭过员工通道几次,便发现通道内还有部分灰暗狭窄的楼梯连接楼内住宅区。这些住宅也并不真正是住...

【陈歌x许音】三好先生吸血鬼和他捡来的小蝙蝠

阅前注:私设有,架空背景,日常向小甜饼

  |宗师吸血鬼歌x小吸血鬼音|

  

  陈歌是个吸血鬼,但别人不知道。

  别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作为一名宗师级吸血鬼,他没有不入流的嘶嘶声,没有嗜血如狂的坏毛病,也没有肠胃萎缩一吃食物就会吐的矫情。时光流逝让他将诸多吸血鬼缺点一一克服的同时,也给了他更强的魔力。

  比如他进阶宗师吸血鬼时获得的能力——

  免疫阳光。

  加上陈歌心性善良、阳光开朗、乐于助人,赢得小区内七大姑八大姨老爷爷老太太一致好评,喜提“三好先生”荣誉称号。

  种种,导致了陈大锤日常生活与常人无异。

  

  只是陈大锤的邻居,女子高中生张雅偶尔会...

【陈歌x许音】这世上美的事物总让人心碎

|声乐音x写手歌|万水千山抵不过阴阳两界

  

  我喜爱路边的金盏菊。如果能沉睡其中就好了。

  我厌倦疯子的嘈杂声。如果能远远离去就好了。

  我倾慕你的一丝一毫。如果得到你承认就好了。

  所以,我的意思是——

  

  “他的心脏似花苞等待绽放。”

  
   

  *

  陈歌念书那会儿,有看小说的习惯,也会动笔写。

  当时智能手机发展不比今日,还没能到揣上手机呼风唤雨畅游网络,打开虚拟光标就能码字的程度,pc端电脑是主流上网工具。

  但这并不妨碍他写作热情,这个爱好培养起来方便,潜移默化中应运而生,无伤大雅。

  他好读《聊斋》,且幼年时他父母...

【燕卢】心

卢天佑年少的时光沉溺于蜜罐里。

因而当他清晰认知到如今的现实只能编织出无望的未来时,他隐约觉着过去不过是一场旖旎之梦。

棚外是风和雪,雪沫在地面闪着微光。寒风顺着缝隙钻进墙壁,嗡嗡作响,带着仿佛无数的针钻进骨头缝般的疼痛。

破烂不堪的棚屋里,昏黄的油灯光亮给予男人稍稍的慰藉。 
 
每晚每晚,他都会坐在床边,顺着小臂向下握住对方的手,再拥入自己怀中,企图达到安慰的目的。 

“没必要这么伤心的,少爷。”

于是他接着抚摸对方散开的头发——尽管看上去不伦不类,但他并未停止。然后拭去对方眼角的泪水。

 
脑中混乱的记忆碎成一盘散沙,过往幸福与战栗都化...

【跳骨】巧克力糖苹果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在是没必要,哥哥。”

跳跳弟弟尽数拍去跳跳哥哥衣领上的灰,尔后又将他背后的围裙带系紧。“没事的,哥哥只是浪费了几个苹果而已……呃,几个而已。”

“这些小玩意儿做起来真的很难…”跳跳哥哥咕哝道。他抬起双臂,老老实实任弟弟在腰间用围裙的绸带打上蝴蝶结。“虽然我更倾向于觉着是弟弟你和妹妹曾经不让我进厨房的缘故。”

“这可不怪我!哥哥手不巧可别想甩锅。”跳跳弟弟紧了紧手指的气力,绷紧的绸带拉的他腰间难受。尔后直起身子甩甩僵硬的胳膊。“但没事的,又不是所有僵尸都会做巧克力酱的苹果糖。呃,我是说……哥哥不学会也没...

【跳骨】情笺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在跳跳一家身为人类时发生的故事,设定人类时兄妹三人眸色为褐。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使用“跳跳”这个人称,ooc慎

跳跳弟弟在榻榻米上稍稍动了动,尔后懒洋洋地睁开双目。

他赤足而立,一时惊动空气中的灰尘与被褥上细碎毛绒随之飞扬跋扈。清晨的一缕光线从门帘缝隙中透入,将整个房间晕染上一层亮色。馥郁的香气在晴空中荡漾,透过那些缝隙溜进他的鼻尖。庭院中古树枝条巨臂般伸展,在檐角上交错成浓密繁荫。他整理好衣襟便匆匆走向书房——哥哥被父亲带着出门已有一月之久,他得给哥哥写一封信。

走过妹妹的卧房时,跳跳弟弟拉开门瞧了瞧。花蜜般的发丝缀与枕间,那颗毛茸茸...

【跳骨】焦羽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当跳跳弟弟意识到自己此刻正要紧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他正呆坐在庭院台阶上。他挪了一挪那双笨重的木屐,鞋底下一小滩积水衬得地板肮脏而黏稠。番茄犬顶着湿腻的毛发栖息在离他一肩宽的麦草堆里,它发出呜呜的鼻音向接近跳跳弟弟,但眼神中充斥着不安与疑虑。

父母身首异处,跳跳哥哥连夜将他与妹妹带离曾经居住的家——那里现在已经变作一栋破败的空宅,几乎是逃般,兄妹三人住进了这座破庙。

刚开始的每一日,跳跳妹妹总会问上几句关于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安家、关于父母的去向,这时跳跳哥哥便会举起妹妹转上三圈,编一些他从话本里学到的稀奇话:“父母租船去遨游七洋去了,要锻...

© 小憩寒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