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兵行过草原,塞上倚马千言。

节奏在右手,灵魂在左手。
心就是宇宙。

就这样啦,掰掰!

【燕卢】心


卢天佑年少的时光沉溺于蜜罐里。

因而当他清晰认知到如今的现实只能编织出无望的未来时,他隐约觉着过去不过是一场旖旎之梦。

棚外是风和雪,雪沫在地面闪着微光。寒风顺着缝隙钻进墙壁,嗡嗡作响,带着仿佛无数的针钻进骨头缝般的疼痛。

破烂不堪的棚屋里,昏黄的油灯光亮给予男人稍稍的慰藉。 
 
每晚每晚,他都会坐在床边,顺着小臂向下握住对方的手,再拥入自己怀中,企图达到安慰的目的。 

“没必要这么伤心的,少爷。”

于是他接着抚摸对方散开的头发——尽管看上去不伦不类,但他并未停止。然后拭去对方眼角的泪水。

 
脑中混乱的记忆碎成一盘散沙,过往幸福与战栗都化作...

【跳骨】巧克力糖苹果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在是没必要,哥哥。”

跳跳弟弟尽数拍去跳跳哥哥衣领上的灰,尔后又将他背后的围裙带系紧。“没事的,哥哥只是浪费了几个苹果而已……呃,几个而已。”

“这些小玩意儿做起来真的很难…”跳跳哥哥咕哝道。他抬起双臂,老老实实任弟弟在腰间用围裙的绸带打上蝴蝶结。“虽然我更倾向于觉着是弟弟你和妹妹曾经不让我进厨房的缘故。”

“这可不怪我!哥哥手不巧可别想甩锅。”跳跳弟弟紧了紧手指的气力,绷紧的绸带拉的他腰间难受。尔后直起身子甩甩僵硬的胳膊。“但没事的,又不是所有僵尸都会做巧克力酱的苹果糖。呃,我是说……哥哥不学会也没...

【跳骨】情笺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在跳跳一家身为人类时发生的故事,设定人类时兄妹三人眸色为褐。考虑了一下最后还是使用“跳跳”这个人称,ooc慎

跳跳弟弟在榻榻米上稍稍动了动,尔后懒洋洋地睁开双目。

他赤足而立,一时惊动空气中的灰尘与被褥上细碎毛绒随之飞扬跋扈。清晨的一缕光线从门帘缝隙中透入,将整个房间晕染上一层亮色。馥郁的香气在晴空中荡漾,透过那些缝隙溜进他的鼻尖。庭院中古树枝条巨臂般伸展,在檐角上交错成浓密繁荫。他整理好衣襟便匆匆走向书房——哥哥被父亲带着出门已有一月之久,他得给哥哥写一封信。

走过妹妹的卧房时,跳跳弟弟拉开门瞧了瞧。花蜜般的发丝缀与枕间,那颗毛茸茸...

【跳骨】焦羽

Before your read

cp-跳跳兄弟

当跳跳弟弟意识到自己此刻正要紧要去干什么的时候,他正呆坐在庭院台阶上。他挪了一挪那双笨重的木屐,鞋底下一小滩积水衬得地板肮脏而黏稠。番茄犬顶着湿腻的毛发栖息在离他一肩宽的麦草堆里,它发出呜呜的鼻音向接近跳跳弟弟,但眼神中充斥着不安与疑虑。

父母身首异处,跳跳哥哥连夜将他与妹妹带离曾经居住的家——那里现在已经变作一栋破败的空宅,几乎是逃般,兄妹三人住进了这座破庙。

刚开始的每一日,跳跳妹妹总会问上几句关于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安家、关于父母的去向,这时跳跳哥哥便会举起妹妹转上三圈,编一些他从话本里学到的稀奇话:“父母租船去遨游七洋去了,要锻...

© 小憩寒羽 | Powered by LOFTER